水鸟

闻君有两意,特来相决绝。

占tag致歉
悄咪咪问问有没有想搞人格障碍拟人的兄dei或者搞过人格障碍拟人的大佬,一起搞吗,约吗。

写文准则。
不避俗字,不避口语,必要时候不避脏字。
不堆辞藻,随性而写,讲求自然。
少用形容词,少用连词,拒绝的是了。
人物第一,剧情第二。
自勉。

【数政】论我为什么喜欢数政。

只是想卖个安利。求各位爸爸吃一吃。ლ(•̀ _ •́ ლ)
撒泼打滚。

论我为什么吃数政

我流数学是一个非常高贵的人。我说的高贵也就是所谓的贵族气质。

优雅而不做作,自信而不傲慢,守礼而不死板,进取而不莽撞,重视感情但是更重视自己的目标。这点算是理科的通性,而他们之中又有不同比如物理比较亲民,化学更趋近理性,而生物就很活泼。

数学(我流叫谢逸兴)给我最强烈的感觉的感觉就是自信。这种自信是理性的自信,对自己的能力有充分评估,说能做到就能做到,做不到会如实坦白但坚信自己未来能做到。

数学非常重视自己的目标,懂取舍,其实也可以说是个很自我的人。他可以爱一个人到极致,但不可能为了别人,哪怕他对...

【弦羲/龙凤组】撒哈拉的雪


弦羲。现代paro。
文题不对。
灵感来源空间。“撒哈拉都下雪了,你等的人回来了吗”在此注明。
ooc属于我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他独自度过的第三个新年。

春联和鞭炮都用不到,寄居家庭是一对白人老夫妻,他不愿打扰人家,只计划煮点速冻饺子,聊胜于无。

纽约此刻刚过正午十一点,冬日的阳光总带着点懒洋洋的姿态,顺着厨房小窗洒在大理石橱柜上,在安静的气氛里平添几分温馨。他想起大学那会和同学一起过的那个春节,那时也有这样的阳光。可实在羞人,他被祝羽弦缠得紧,亲来亲去什么都没帮上。

和往年一样,电话成了唯一的联系途经。从到家开始通话就没有断过,只是两边都忙着自己的事。

这样很好,安静...

【白永羲x越千霜】摸鱼


这对还。挺可爱的

越千霜今日难得没穿铠甲,取而代之的是一身鹅黄襦裙,正在白家家主四周走来走去
“嘿,那帮小姑娘怎么叫你来着?”

“白哥哥?”

白永羲眉头抽了几下,“……越家主与我并无血缘关系,莫如此叫。”

“哎?别这样啊。白哥哥?”

“……闭嘴。”

无意识撩的越千霜和一个隐约脸红的白永羲。

【弦羲/龙凤组】突然摸鱼

弦曦弦。现代au。

“我们是现在分手,还是做爱以后?”*

一个绵长的亲吻后,祝羽弦贴在他耳边问。

嘴里明明还喘着热气,却能把话说的冰冷无比。像是斤斤计较的商业买卖中常问的,我们是现在就断交,还是等最后一笔单子做完。

白永羲对他这种口气有些不耐烦,他偏头避开那人的呼吸。

“现在分手。”

说来也是好笑,他们认识二十年,连祝羽弦递出的第一份情书都有他的手笔。霸占了对方生命的五分之一,最后分手竟然是因为性格不和。

他烦躁的要命,推开身上那人想直接进客房,却被一把拽住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以为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。”

“不,不是这个。”祝羽弦笑了起来。

“做爱吧。”

*这句话非...

【弦羲弦/龙凤组】“我心悦你”

弦曦弦。两千字中短 ooc属于我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大殿里安静的出奇,只有烛火噼啪的声音间断响起。

这是新任丞相送来的寿礼,一张上好的紫檀木桌。边角精心雕刻着龙凤纹饰,棱角分明,看来是为了送给他而新加的。
祝羽弦对那繁复华丽的龙纹并无半分兴趣。宫中太大,类似的东西太多,并不稀奇。 但他留下了这个桌子,甚至把他摆在书房,日日相伴。

丞相洋洋得意的介绍,说桌子是他出差途中偶然看到,用的上等紫檀,且线条流畅,外形华美,想是哪位名家的手笔流落世间。便买回,找了巧匠雕刻,今日才得以奉给陛下。

祝羽弦听了只觉好笑。哪里有什么名家之手,不过是他还在祝王府时的习作。紧追慢赶做了大半...

【弦羲弦\龙凤组】突然摸鱼

不管是什么背景反正不是原作背景的段子。

晨起空气总是清新。林中更甚,鸟儿的鸣叫伴着花香一起入室,惊醒梦中人。

白永羲缓缓睁了眼,良好的作息让他不论多累都能在清早苏醒。身边的人按惯例怕是还要赖会床,那人此刻睡的迷糊,黑发散在被褥间,有一缕甚至和他的缠绕,难以分开。

像一对结发的夫妻,恩爱两不疑。

白龙本就不是什么风花雪月之人,这念头不过片刻便在他心头消散。他素来至多也只有那么一点旖旎的想法,此刻全落在那人身上。

——前事皆逝,唯今宵可追。

本来是七苦里 生的结尾x改了结尾以后就没用了索性当段子扔出来。

【弦羲/龙凤组】突然摸鱼

不管是什么背景反正不是原作背景的摸鱼

越千霜长枪直顶他的咽喉,雪花松软的要命,打在衣服上便立刻散开,一颗一颗落在地上,如同哪家仙子落下泪水凝做的冰晶。

他抬头示意周围的侍从退下。

“祝羽弦。”

少女清爽嗓音此刻如同生了疾寒般沙哑,她攥紧枪柄,更逼近他的喉管,字字泣血

“你这么多年眠花宿柳夜夜笙歌,可曾有片刻想起白永羲还在等你?”

他皱起眉头,着实听不懂越千霜话中的意思。

白永羲,这似乎是个很熟悉的名字。

可那是谁呢?

我觉得突然摸鱼很可能成为一个系列xx

【弦羲弦/龙凤组】宣传邪教了啊邪教了啊

三选一。取评论票最高者

一。原作背景

后来祝羽弦才知道,那粉发女子是白永曦捧在心尖上的表妹,白家侧房小姐,白锦锦。

云端素来没什么近亲不得成婚的规矩,白永羲也曾动过迎娶这位表妹的心思,只是家中长辈反对才作罢。

彼时祝若笙敲下一颗棋子,漫不经心的提到这二人,“白家看似坚不可摧,但其内部腐朽的要命,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。一家重心完完全全落在白永羲身上,一旦白永羲倒塌……”

他笑着打断,“不必白永羲,白锦锦倒了就足够。”

祝若笙拈起棋子,眉目间颇有些惋惜,叹是白永羲做事可算滴水不漏,活了几十年就算做错了一点,可这一点足以让他命丧黄泉。

她犹豫片刻,一字落下。

祝王摩挲手中圆滑棋子,却...

©水鸟 | Powered by LOFTER